Veronica病人:我看鏡子時,發現一邊看起來比較大,我把嘴唇往後拉來看,我看到裡面確實有東西。但我想那可能是我想像。

當她11歲時,Veronica注意到她下巴側邊有一顆小瘤。

Veronica病人:我不覺得那裡有什麼不對勁的。

Veronica的媽媽:我問她是否會痛,她說:不會痛。隔天她跟牙醫有約,他馬上說她必須去看面顎外科醫師,因為看起來不太妙。我們去看面顎外科醫師,他們做了CT掃瞄,說這是一顆帶有神經的腫瘤,無論是否良性,都必須將它切除。我們做了切片,發現它是良性的,但必須摘除它,因為這個腫瘤是屬於,較具侵犯性的那一類型。

Markiewicz醫師:Veronica是外面的醫師轉診過來的,初次見到Veronica將她的腫瘤做切片,她是顎骨腫瘤,是一顆良性的黏液瘤,屬於較具侵犯性的那種,我們討論她將來的醫療計劃。

Veronica的媽媽:醫師非常仔細的說明每個過程。

Markiewicz醫師:我們跟她討論治療方式,移除整顆腫瘤,包含下顎的部份,然後從她小腿摘取一些骨頭做移植重建。

Miloro醫師:Veronica的案例,她的下顎腫瘤,已經侵犯到內下齒槽神經,因此神經必需和腫瘤一起切除。下齒槽神經主要提供感覺給下嘴唇和下巴,如果你沒有感覺,對生活品質將有很大的影響。病人下嘴唇和下巴會有麻麻的感覺,在社交場合,有食物沾到下嘴唇或下巴,他們不會知道,他們不會親他們的伴侶,較明顯的是,通常無法適當的咀嚼和說話,如果你要那樣度過餘生,那真的很悲慘。

骨頭組織重建的同時也做神經移植,關鍵是要有一個合作團隊,協調完成許多工作。

Markiewicz醫師:我們做一個虛擬的手術計劃,基本上我們做手術模擬,在進入開刀房之前,幾個星期後我們執行一個相同的手術。我們計劃的那天,我們將腫瘤移除,我們到她的小腿摘取骨頭,放置在我們移除的地方,然後再做神經移植部分。

Miloro醫師:特別在神經的技術,我們使用連接環來幫助修復,我們測量缺損的長度,需要使用Axogen的亞凡斯神經移植的尺寸,我們在兩端使用Axoguard神經連接環,讓神經連接到神經移植物的近端和遠端。

Veronica病人:手術後一段時間,我不能感覺到任何東西,從這裡到這裡。覺得很緊張,不知道感覺是否會回來?

Veronica的媽媽:如果Veronica沒有任何感覺,這樣的話她的生活將會完全不同,她將會流口水,她或許說話都會有問題。

Veronica病人:我發覺我的感覺回來的第一時刻,是我在刷牙時,到處都是泡沬,它像是癢癢的感覺,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感覺了。突然間我感覺到一些,所以我感到充滿希望,我的感覺回來了。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Tyler病人:我們叫所有的牛隻回來,其中有一隻走失了,牠走到牧場的後面,我必須到後面去叫牠。

TylerATV越野車撞上一堆石頭並翻落,車輛壓在他的腿上,造成嚴重傷害。

Tyler病人:小越野車騎上土堆,然後倒在我身上。有一秒鐘我想,我死了,完蛋了!

Tyler的媽媽:他倒下來,車子翻落,壓斷他的腿,一條動脈斷掉了他們必須進去,劃開他的小腿,這樣他將不會失去血液循環。

Friel醫師:這是手術的一部份,做下肢減壓筋膜切開術,預防腔室症候群,那是手術的一部份,切斷淺腓神經。

Tyler的媽媽:只有這個方法可以保住他的腿,由於嚴重的血管損傷。

Friel醫師:如果Tyler沒有做神經修復 ,我想長期會有後遺症,可能在他腳的上方,腳踝到小腿,會有麻麻的感覺,你知道的,他的腳沒有感覺,這是個大問題。

Tyler的媽媽:他每天都要騎馬趕牛,他要使用腳來引導馬匹,他可能沒有辦法再度騎馬。

Friel醫師:如果他那部份受到感染,他就不能再穿靴子了,他也不能幫家裡的忙,他長大以後要接手牧場,所以這是很大的問題。

腓腸神經是人們習慣使用的標準,現在有很多資料顯示,我將亞凡斯神經移植視為黃金標準,在週邊神經重建方面。亞凡斯神經移植,是去細胞的神經,用於神經修復,在Tyler的案例 我使用神經移植,來修補在淺腓神經2公分的缺損,然後我使用神經包膜,來保護這些特別的地方,創造一個有利於神經生長的環境。

Tyler病人:我很高興能夠出院,因為我知道,我很快就可以騎馬。

Friel醫師:我每三到四星期會在門診看到他,他感覺異常的區域慢慢地,你知道的,縮小到一塊錢的一半。

Tyler的媽媽:當他爸爸將他放在我的馬上,我們所有人都站起來,歡呼叫喊,因為他騎馬繞穀倉一圈。

Tyler病人:我做每一樣以前可以做的事,我去釣魚,常去游泳和騎馬。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種全新的方式,乳房切除術後恢復感覺功能

Tara病人:在我28歲時我決定去做基因檢測,我媽媽我奶奶和三位阿姨,都被診斷死於乳癌。檢驗結果出來,我是陽性的,有卵巢癌和乳癌的風險。你們知道我的選擇,他們說依基因來看,我們建議做雙邊乳房切除術。我準備好去做乳房切除術,並沒有想太多,我將會完全失去感覺功能,到最後真的發生了,我胸部失去所有感覺。

Chen醫師:Tara沒有得過乳癌,她做預防性的乳房切除,並移植重建。人們並不了解當女人做乳房切除術後,甚至你己經做過重建,可能會有麻的感覺,通常是沒有,那是因為乳房切除術移除了,所有的組織包括神經。如果乳房只留下麻麻的感覺,我想對病人來講真的很怪異,感覺他們身上的一部份,但感覺不能連結,因為他們可以觸踫它,可以摸它,他們卻什麼也沒感覺到。

Tara病人:我不知道未來移植物會(矽膠)怎麼樣,因為我知道這是僅有的抉擇,我知道這個移植物(矽膠),不可能持續到我一生。

Chen醫師:Tara28歲時做乳房切除術,十年之後她左邊的乳房變硬而且會痛。

Tara病人:這可能是整個事中,較令人害怕的時刻,因為我不知道它代表什麼意思,它可能會致命。

Chen醫師:她來我的門診,做了MRI影像,我們發現她的左邊乳房移植(矽膠)物破裂。

Tara病人:她建議馬上移除移植物,然後做自體皮瓣重建手術。

Chen醫師:你需要有一個皮瓣,讓乳房有神經質,只有天然組織。可以讓你恢復感覺,但人造的塑料不行。將身體部份的皮膚和脂肪,移植到胸部,連接動脈靜脈血管和神經,然後用神經連接環,將它固定,我使用Axogen的神經移植物,去連接皮瓣和胸部的兩個神經,用來回復新乳房的感覺功能。神經1天長1mm,所以它不像隔天你突然就完全有感覺了,但你可以經過一段時間恢復感覺功能。

Tara病人:剛開始它感覺有點像暖暖的,然後更多 我注意到它更像是,你知道的,像我捏我自己,我有感覺到,我已經有十年沒有感覺了。我還記得感覺漸漸回復,再度感覺到痛覺,因為那時我知道,我的確可以再度感覺到。

我覺得移植物破裂蠻可怕的,但我很感謝它,因為我可能仍然有移植物(矽膠)在身上,我可能帶著隱形的殼到處走,可能不會多參與這個世界,相較於我有更自然的乳房。

Chen醫師:我喜歡幫人的乳房回復感覺功能,因為老實說,我把自己放在女人的角度,如果是我的話,我希望是那樣。它大概多花我15分鐘的時間來連接神經,但感覺對一個人來說卻是她往後的一生。

Tara病人:手術大概已經過了一年,我可以跳進游泳池裡,多用力都行,跟我的狗玩耍。我很感恩我現在感覺恢復正常,不用煩惱太多。我很高興手術的結果,可以期待感覺,它可以變得更好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Shareda病人:我懷孕三個月,玻璃割傷了我的手,我好像看到裡面的肉跑出來,我還記得我跟護士說的話,我想要我的孩子是安全的,當時我被送到馬里狄恩的急診室,他們說我們要送你去傑克森,然後我遇到了Dr. Friel

Friel 醫師:Shareda的損傷是被銳器劃傷前臂的掌側,被割傷的尺神經是負責,感覺和運動兩種功能,她已經有一個小孩,現在又懷孕,你可以想像,要對付新生寶寶,每天要用手,做多少事情。

Shareda病人:尤其是更換尿布,那真是個大挑戰。每天要做的事,我要煮飯,清潔,照顧我的小孩和丈夫,在工作上,我每天要打字,不能很快速的接聽電話。

Friel 醫師:感覺意指的是手掌側邊會麻,熱水瓶,爐火上很燙的表面,都有可能會燙傷自己。怎樣做神經修復,她現在懷孕又是另一個挑戰。理想的狀況是,等她懷孕六個月,再動任何必需的手術,我覺得我們沒有時間等。如果你可以修復神經,神經會產生訊號,只有在最佳的修復期間,和肌肉連接的神經訊號的末端,才會起作用。考慮她的情況,如果我們幫她做普通麻醉,她的血壓會下降到一定程度,嬰兒將會產生高血壓,所以我們幫她做手臂的局部麻醉。在整個手術過程中,她都是醒的。

首先我們修復所有的肌腱,之後再專注於神經修復,神經必需被修剪到,露出健康的神經組織,我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,由Axogen廠商提供,有很多尺寸可以讓我使用和選擇。我覺得這是神經修復的黃金標準。它是現成的產品,病人不需要多一個傷口,許多文獻顯示,亞凡斯異體神經移植,和自體腓腸神經移植一樣好。神經移植後,接下來放置神經包膜。

10個月後她進來我的門診,臉上帶著大大的微笑,她回到工作崗位,做一位打字員,手腕近端的尺神經損傷,如果有人告訴我,他們回到工作崗位,做為一位專業的打字員,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還有她的孩子出生了,發生這麼多事情,自從我上次看到她。

Shareda病人:當我回到工作崗位,每件事都是新的,伴隨著我可以再度正常的打字,我實際上在學校工作,我可以寫字,每件事情都能趕上進度。

他們說我兒子Masai,是頑皮的小孩,我兩歲的兒子CJ 在我治療的過程中幫我很多,是一個小幫手,甚至當Masai來到,他會幫我拿尿布,他通常跟我一起去做治療,他對我起了很大的激勵作用。

我們第一次見到Dr. Friel,他跟我解釋,它不像是快速維修那樣我將至少恢復八成到九成,但不可能百分之百,老實說我想我接近百分之百,我有自信我恢復到99.9% 還要更好。

Friel 醫師:這真的是我執業生涯最精彩的一部份,可以參與她的照護,她真的是一位很好的女人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Pablo病人:我是做客戶服務的,我每天需要到客戶家裡拜訪,如果我不說,別人不相信我的遭遇。我去醫牙那兒洗牙,他們發現有顆大腫瘤在我的下顎,他們要我去做切片檢查,這不是關於腳或手的事情,這是關於你的臉,就是靠這張臉生活的。如果你看起來不對勁,人們會覺得你怪怪的,我太太 當我發現腫瘤時,我打電話給她,老實說我慌了,告訴自己,放輕鬆,這也發生在其他人身上,放輕鬆。你會想關於存活率,和你的家人。是的,我很害怕,我去做切片檢查,化驗出來是良性,他要我直接動手術,這讓我遇見這位醫師。

Tursun醫師:在Pablo的案例,經過詳細檢查,我們得到CT掃瞄影像,顯示他有一顆腫瘤,從下顎的這邊延伸到那邊,不能提供感覺給嘴唇和下巴的區域,神經經過下顎,當你切除或移除腫瘤,你會犧牲附近的區域。失去感覺功能,不是運動功能,剛開始你會想,你可能說,這又不是什麼大事,但實際上,它是一件大事,生理上,雖然它不是運動神經,病人會感覺他們在微笑時,是用很怪異的方式。除此之外 還會在公開場合感到尷尬,像有食物黏在臉上,而不自覺。當他們接吻時。他們甚至沒有感覺。在文獻案例中,我們切除腫瘤,當你辨識出切除的兩端,我們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物,來橋接神經的缺損,我們也使用神經連接環,他幫助我們連接神經附近的區域,在未來提供病人感覺,到他的下嘴唇和下巴。

Pablo病人:我的感覺恢復了,他們不相信我,所以他們撓癢的方式,他們用像針的東西刺我,我的眼睛是閉上的,他們知道我沒有看他們刺哪裡,所以他們感到相當興奮。

Tursun醫師:在過去我們切除腫瘤或是癌症,我們僅移除疾病本身,現在我們不僅移除癌症或腫瘤,我們想移除腫瘤後,給病人更好的生活品質,其一件事情是允許我們提供病人,更好的生活品質。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。

Pablo病人:我和家人與人們互動更多,而我不會感到尷尬,我說話幾乎是正常,如果沒有我太太,我不可能做得到,她幫我預約所有的保險,沒有她就沒有我,我的生活有新憧憬。我開始不再視一些小事為理所當然,我妻子所做的事,讓我展開新的生活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John病人:我剛剛下班回家,我的狗在院子裡狂吠,所以我起來,想要制止牠們,帶牠們進來裡面。地上有一條毛巾,是用來擦狗腳掌上的泥巴,當牠們進屋時,當我一踩到那塊毛巾,我滑倒,我的手直接伸進門裡面,我可以感覺到玻璃,我往下看我看到滿地的玻璃和血跡,我的手指支離破碎,我知道我傷的很重,當時腎上腺素上升,我告訴我自己我不能躺下,我不能昏倒,如果不能做點什麼的話 我會死掉,我的電話在咖啡桌上,我在地上爬,我的手都是血,我的手機不能指紋辨識,所以我大叫Syri,打電話給911。護理人員進來,將我送上救護車,我請他們幫我打電話給我老婆。

John的太太:第一件事你說,我跌倒穿過玻璃門,我不了解太多細節,我們立刻掉頭,我朋友帶我去醫院。

John病人:最後一件事情我記得的是,護士協助我走路到手術室。

John的太太:我在等候室等了幾個小時,Gupta醫師叫我,跟我談了20分鐘。尺

Gupta醫師:神經和正中神經是百分之百撕裂傷。John的尺神經先被修復,但正中神經回縮,要做決定是否繼續手術,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來橋接正中神經,我很早期就開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,它是一種異體神經,有不同的尺寸長度和直徑。在John案例,它讓我很容易,測量兩條要修復的神經直徑和缺損的長度,我可以在沒有張力的情況下修復神經。當我連接神經時,我使用神經連接環,在John的尺神經和正中神經。如果John沒有手術或是神經修復,我預期John將會有垂手症,那他真的會有很大的問題。大腦需要觸覺功能,來決定施多少力拿一張卡片,或打開它,如果沒有它,將會有很大的問題。亞凡斯產品對我是有必要的,雖然有另一個自體神經移植。

John病人:過去這幾個月是很重要的,我給你看過,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做到。

John的太太:他很認真的治療,我總是陪著他,給他打氣。

John病人:我的食指首先恢復,我注意到我以前不能彎曲,它總是直挺挺的,手指恢復可以動了。

John的太太:真的很不可思議,看到他進步。

John病人:在我開始可以小小運動,我可以到健身房,真的很神奇。健身的我生活的一部分,從我有記憶開始。

Gupta醫師:你曉得,我在診間看他,我在健身房跟他不期而遇。

John病人:我看到他進來健身房,他問我:我的手怎麼樣。

Gupta醫師:在現實生活中見証他如何使用他的手,做他想要做的事,當一位醫師,我們希望看到很好的效果。我們希望有很棒的成果,產生這樣的結果,是我之所以成為醫師最棒的一部份。

John病人:Gupta醫師是我可以有的最棒的醫師,儘可能的幫我動手術,讓我鬆了一口氣,我很感謝Gupta醫師,還有神經移植,因為我知道如果沒有他們,我不會在這裡。神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Melissa病人:我在愛荷華州的一條小路上開車,我開在樹林裡,有一群鹿突然跑出來,為了避免撞上鹿群 我完全失控,我的手臂伸出車門,我的車滾向左邊,著陸。我整個左邊都支離破碎。我手臂從手肘到手腕全都毀了,在發生意外最初踫撞時,我失去視覺意識,他們救了我,將我送到創傷中心,我昏迷了72個小時。

Bergman醫師:她先到創傷部門,一位創傷的骨科醫師,將她轉診到整形外科,我開始接觸Melissa ,她的傷口到她的手臂是蠻恐怖的,她大泛圍的失去肌肉,而且她的尺神經也缺損很大,那是手臂上三條主要神經之一,尺神經幫助我們將手指張開,合起來。它幫助我們握東西,也提供感覺給,我們稱之尺神經這一側,從手到前臂的內側,有很高的可能性。她可能失去手肘以下的手臂,為了拯救肢體,她需要覆蓋手臂側邊的組織。

Melissa病人:我從昏迷中醒來,被告知我將失去手臂,我感到很驚恐,感謝Dr. Bergman,給我選擇,而不是截肢。

Bergman醫師:我們選擇幫Melissa做游離肌肉轉移,從腹部的肌肉移植,接下來進行神經部份,我們選擇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,Mellisa的神經有7公分的缺損,Axogen提供最大的神經剛好是7公分,亞凡斯神經移植提供了許多優點,最大的優點是,你不用從身體的另一部位取神經,已經是多重損傷,我們不希望她其他的肢體也要挨一刀,手術的時間也縮短,因為不需要去摘取神經,你只要從包裝裡拿出來 就可以用了,我們將它的一端連接到損傷的近端,另一邊連接到遠端,我相信結果是超棒的。

Melissa病人:兩天前是整整1年,我可以抓東西,我可以移動我的手指,我可以感覺它,我的英國鬥牛犬露西,法國鬥牛犬她的名字叫艾鳯,他們不離不棄在我身旁直到復原,讓我打起精神和練習手的功能,因為我會用這隻手去摸他們,我喜歡煮東西,感覺很美妙,我今年可以辦感恩節餐會,不是很多,但我可以為我家人和朋友提供餐點。

Bergman醫師:看到她不只是生理,她接觸外界的情緒都進步很多,那是我知道的,我為什麼這麼做。

Melissa病人:每天我都很感謝Dr. Bergman和他的團隊,這意味著一切,他相信他有能力 ,其結果是帶給我很多希望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Matt病人:我跟我的隊友說:我被割傷了,我需要幫忙,請打電話給911。我丟下球杆,我丟下手套,那時我不知道受傷多嚴重,確切到什麼程度。

我是一個大學生,波士頓麻州,我休閒時喜歡打曲棍球。在第二局開始不久,球被打進去了,我蹲下去做Forecheck,我打到一個孩子,他向後倒,他的冰刀鞋掉了,打到我手腕內側,我看到我的手腕被劃開。這是每一個曲棍球球員最糟的夢魘,當這種事真實發生在你的身上,那真是超現實的一刻,我有一百萬件事情從我腦中閃過,是否我還可繼續學業?我必需讓我父母知道,我下半輩子還能夠再使用我的手嗎?我意思是我習慣用右手做每一件事,我有一種過電的感覺,穿過我的手掌,姆指和食指,他們很快就知道了,傷到神經了

。受傷差不多一個禮拜後才真正動手術,那時真的疼痛難耐。我從手術醒來,我的父母在我身旁,大概十分鐘後Dr. Eberlin走進來,他說冰鞋割傷上面的神經,下面三分之二的神經還黏著,他將肌腱縫回去,他使用AxoGuard神經保護膜,包裹神經。因為神經每天長1mm,每個月我開始有一些感覺回來,鈍鈍的刺刺的感覺,慢慢不見,很高興看到它在進步,再次回到運動場打曲棍球。

那事情變得更容易些,因為神經回復了,沒有人需要每天生活在疼痛之中,或有這些奇怪的感覺,如果有人神經受傷,或者感覺好像有神經受傷,你需要去修復,因為它可能變得更嚴重,這些神經專門的產品,幫助我回到正常的生活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Jeffrey病人:在阿富汗,我外出去做偵察任務,去看看那個區域,塔利班是否有任何行動?我們走在路上,遇到砲火攻擊,我使用機關槍,我們試圖反制,我被槍射了六次,打到防彈衣,兩次打到左手臂,立刻大量失血,我不知道我的神經受傷了,直到我回到美國。Valerio醫師進來,他說:嗨!我是骨科醫師,我來這裡,是因為我想修好你的手臂,我說:那很好,我也希望我的手臂被修好。

Valerio醫師:我和Jeffrey Cole20108月見面,他的尺神經受損超過7公分以上,如果沒有做神經修復,而且軟組織缺損嚴重,他失去肢體的危險性很高。

Jeffrey病人:Valerio醫師說:你的手臂傷的很重,所以我同事覺得截肢是最好的。

Valerio醫師:你可以想像20歲的陸戰隊員,討論他將可能失去手臂,這是相當悲慘的。

Jeffrey病人:如果我的手臂被截肢,沒有使用義肢的話,我將不能繫鞋帶,有一些事情,看似乎很微小,當你不能做時,事情就大條了。

Valerio醫師:他真的很想搶救他的肢體,保全他的手臂。

Jeffrey病人:他說:你有另一個選擇,我們可以做神經移植到你的手臂,希望它能夠保全你的手臂。Valerio醫師:Jeffrey有兩個選擇,傳統的手術是從小腿取自體神經,在取自體神經的手術之前,通常需要等36個月,等覆蓋在受傷上臂的軟組織穩定之後。在Jeffrey的案例,他有7公分的缺損,他需要用到兩隻小腿的腓腸神經,來修補他較粗較長的神經缺損,B方案是我們選擇,使用亞凡斯神經移植,它是一種人體捐贈的異體神經移植,這個神經移植有7公分長,直徑5公釐,非常適合Jeffrey缺損的神經部位。除此之外,連接的兩個端點-近端和遠端,我們以Axogen神經保護膜來包裹,來增強兩端接點。亞凡斯神經產品讓神經再生,在較早的階段。實際上他恢復一部份前臂肌肉的尺腕屈肌,從神經再生,我相信他復原的相當好,以他神經損傷的程度,幫助他保留手臂。

Jeffrey病人:我曾經失去做一些事情的能力,但這些能力又回來了 ,就像是第二次機會,我不知如何去形容,像是生命轉變了。二年的恢復期過後,我開始在國家公園工作,我在華盛頓國家廣場紀念公園擔任解說員,擔任公園解說員的工作。基本上我是做歷史解說,民眾進來我告訴他們有關紀念堂的事,我告訴他們為什麼這裡會設紀念堂,為什麼要設紀念堂?任何可以分享的故事,給每一個來到公園的人們,並且聽聽他們的故事,這絕對是影響個人深遠的。就任何經歷和我相類似的人而言,就需要神經移植而言,做吧!它將會有用的,需要一些耐心,但它絕對是值得的。


文章標籤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Erica病人:我不太記得意外怎麼發生的,它發生在2008 那時我才6歲。

Erica的媽媽:我們剛離開足球練習場,我女兒離開學校,拿著跳繩,我不知道她有帶,跳繩掉到輪胎下面,將我女兒的手扯斷。意外發生那一刹那,我心裡想她的人生,將會怎麼樣?沒有手的話 她怎麼談戀愛呢?她可以運動嗎?她可以照顧她自己嗎?我很感恩,我們遇到這位醫師,還有他的團隊不放棄Erica,不僅僅是將她的手接起來,而且做神經移植,讓她恢復感覺。

Yao醫師:神經不能當下就修復,因為傷及神經,二條神經的品質相對是很差的,使它產生神經缺損。我們重建這些神經缺損,使用混合的方式,用愛麗卡自己身體的神經移植,以及用亞凡斯異體神經移植。用於重建需要數量很多的神經,數量這麼大 我們覺得從Erica身上,摘取這麼多自體神經,可能會造成危險。亞凡斯神經移植是異體的神經,保留所有完整的神經管束,神經是經過處理的,移除任何植入體內可能會出現的排斥物質,另一個替代品是使用導管,它只是一個空心管。我比較喜歡異體神經,因為它是自然的組織,比較柔韌,且讓軸突再生從已經存在的管徑,讓它更容易,更有組織的通過它讓神經再生。

Erica病人:在我發生意外期間,醫生護士我父母我家人,每個人都對我很好,在整個過程中。

Erica的媽媽:Erica發生意外之後,我們很常躺在一起,我記得我撫摸她的手,總是懷疑她是否有感覺.。最棒的一刻是她說,媽你為什麼要這樣一直摸我的手?知道她的手有感覺,我真的不敢相信,因為我知道神經已經再生,她可以再感覺事物了,當一位媽媽我很害怕,當她燙傷或凍傷時,她可能不知道要告訴我,還跟我說:媽!我很好。她有感覺的話她會知道怎樣才安全,Erica可以做一些事情,像是梳頭髮,去運動和正常生活。Erica打長曲棍球,大概五年了!這真的很神奇,看她這麼熱愛運動,我從來沒有想到她可以打。

Erica病人:我們紅鷹隊真的很了不起,我愛我的隊員們,我是隊裡的攻擊手,我進了很多球。

Erica的媽媽:Erica喜愛創意,目前她正在製做捕夢網。

Erica病人:我用手將線拉下來固定,經過編織,配上羽毛打個結。Yao醫師是我的典範,他幫助我,當我們還不太相信是否真的有幫助。他改變我的一生,我現在15歲,我覺得很棒!


Kayl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